艺术批评

目录:

《 金波 - 形态的显现于构成 》

《 Une "lettre vivante" qui atteint l'autre dans un discours 》 (未校译)

 

 

金波 ——形态的显现与构成 》

米歇尔-巴特勒
校译 唐洁

四千年以来,中国艺术在它的演进过程中似乎缺乏对新事物的兴趣与探索,这让西方的古典地中海式的艺术经验很难融入这种东方艺术思维形态。 幸运的是,今天许多中国艺术家来到我们这里,并尝试着用一种部分西方化的艺术语言同我们交流;他们是一批生长于后共产主义时代并受到过西方艺术文化思潮影响的艺术家们,金波就是这些带有双重文化印迹的中国艺术家中的一员。
第一眼看到金波的作品,往往令人产生幻觉:是照片亦或绘画?这也引起人们对他的作品的第一个兴趣 —— 好奇。画家平滑几乎不留痕迹的笔触加深了创作的神秘感,让我们从中感受到了一种遥远且厚重的文化传统。

中国式的叙述图像

传统,文化?中国的艺术家们关心的是什么?
作为西方艺术经验的产物,中国的当代艺术只有短短25年的存在历史。如今,中国当代艺术与国际艺术潮流和艺术市场的融合已经初显成果:中国的波普艺术、抽象艺术、装置艺术,等等。但这些潮流,应当以促进新的艺术形态的诞生为目的,而这种新的艺术形态能够将历史经验与那些不同于已经滋养了西方艺术近两千年的文化形态结合起来。只有这样,中国的当代艺术才不会沦为西方当代艺术的翻版,不会成为费大卫所说的外黄里白的“香蕉人”。
然而,如果不亲自创作既能展示异域风情同时又忠实于自我的作品,谁又能解释得清这个问题呢? 一些艺术家例如金波,用他们的作品在东西方文明的两极间架起了一座乌托邦式的桥梁。
中国当代绘画现状似乎是前苏联在80年代末期绘画状况的重演,唯一不同的是列宁被毛泽东所取代。金波也曾尝试将这一“伟大舵手”的肖像表现在他的绘画中,他解释说:“我想看到在我的绘画方式与“毛”相遇时,画面会呈现出什么, 他是一个时代的烙印,虽然我没有经历那个时代,但它无处不在地影响着我们每个人……”? 每一个艺术家都试图驱散沉重的过去,超越那些意味深长的画面; 金波将其作为自己的一个绘画主题,通过衍射的方式,使这个记忆中不容抹去的图像在一个模糊不清并终将消失的“后革命主义者”的概念中摇摆晃动。

石涛的绘画?

金波的绘画之所以吸引我们是因为它来自别处,与众不同。透过他画中的那些面孔,我们仿佛可以隐约看见那些将天地连结在一起的山水。而自上个世纪50年代,赵无极已经参与到《风景抽象主义》的运动中。
中国的绘画艺术在六朝时期(2—6世纪)经历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飞跃,借用画家谢赫的一句话来总结:遵循生命的节奏,让作品来反映 生命与精神。这正是对万物本质的一种探寻,一种沉思,一种凝视,也是对暗藏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无限活力的释放。金波认为在相像与真相之间存在着很大的不同,存在着对内在生命的一种评价与判断。绘画由此变成了联系精神与物质的纽带。
金波的作品中那些变形的脸孔向我们揭示的是一个通过直观视觉所看到的内心世界,佛教中的禅宗称之为“悟”。
虽然金波的这些肖像往往以他自己或他的妻子及朋友作为原型, 但我们从他的绘画中看到的更多是想象,如同明清时期的中国画,创作的精髓与源泉并不局限于原型,原型只是画家的道具而已 ; 真正的主角是绘画本身。它不仅仅是一种技巧,一个主题,一些细节,一种构成。它既是所有这一切又不只是这一切。 他的画不是在描绘,而是在书写。在金波的绘画世界中,图像只是一个外壳,画家通过它传达出一种私人化的被抽象了的情感。这些面孔是一种内在的风景,一种无法识别的哲理般的风景。从技法上说,接近于达芬奇式的轮廓处理,不是轮廓却是边界,是过渡的空间,似乎是一种不可能的渗透与深厚,扩散着对精神与非物质性的感知,艺术家以模糊、透明、重叠去建立拥有自己的力量的存在……。 应当注意的是运动在他的绘画中的体现: 它给予面孔以生命,像海浪波涛颤抖震动如癫似狂,甚至扭曲、抽搐以至于不安与痛苦——这是世间的痛苦还是生命本身的悲哀?
在这里,空灵与饱满,虚与实相互渗透,好像中国绘画中通过运用水,雾,气,烟,云等自然的元素表现的那样,好像现代艺术家们眼中的本质与外形。
然而,金波作品中的这些多重形态的面孔又是从何而来?这些无形之形与异变之形是来自于原始的混沌,还是万物的最初状态?又或一种人类变异的假设?如何定义这些总是处于不稳定状态下的形象?他们的存在是不稳定的,他们看上去好像总是在两极间飘移:“我是”还是“我不是”,“我怀疑”还是“我不怀疑”…… 永远是在自疑和试图停止自疑的矛盾中……

石涛曾经写过“于墨海中立精神,笔锋下决出生活,纸幅上换去毛骨,混沌里放出光明。”这光明究竟是什么?是否是我们所感知到的画家不断涌动的创作活力?……
欣赏金波的每幅绘画都好像是一场奇遇,虽然它们出自于同一系列作品,我们却总是可以感受到一种形式或技巧上的渐进。物体本身的外观通过变形后显得模糊,好像全息照片一般;一种全新的表现形式显现出来:幽灵般的半透明外形,粘土般柔软而微妙的变形的身躯, 这是一种张力,一种肉体的衰落,一种被压抑了的痛苦的叫喊……
在其最近一系列绘画作品中,为了更深入直接地澄清绘画本身的问题,金波只选用了黑白灰三种颜色并尝试运用一种体现肉感与冰冷发光的表面的绘画技法。这些作品好像景德镇传统工艺下烧制出的瓷器一样, 手法纯熟,拥有光滑而高雅精致的外表。 然而,正是在这种纯熟精湛的技巧背后,隐藏了画家强烈的情感,或者说是一种被抑制的疯狂。 作品中凝视我们的一张张面孔仿佛是一个个迷宫的入口,谁将会找到出口并逃出去?谁又能战胜弥诺陶洛斯而跨越这些图像?在《孤独的迷宫》, 我们每一个人都惧怕自己的影子,可又无法摆脱。

就这样,通过这些大胆而奇异的混合,从传统到创新,金波实现了中国绘画与西方艺术的一种融合,他的作品近距离地向我们展示了一种深沉的人文主义。他的绘画是表现主义的,是简约抽象的,是高雅的又是野蛮的,是富有哲理又充满诗意的…… 是一种对人类现实生存状态的内心自省,是对这种逐渐丧失自然坐标,一步步曲向自我毁灭的整体化的新文明的自省。

光明也是混沌的起源之处吗?

 

- 重新阅读

- 回到目录

 

Une "lettre vivante" qui atteint l'autre dans un discours


Par ?Nolwenn DEJEAN

 

Ce travail est issu d'une rencontre entre l'ART et la PSYCHANALYSE.
Pour JIN Bo, la toile est "un miroir". L'artiste devient "témoin de lui-meme" (A. Artaud).

A travers ce langage de l'experience vecue, B-JIN met en scene "l'instabilite" du corps. Pour lui, l'expression figurative est definie comme "un paysage", une sorte de "muraille qui separe d'un reel indicible" (H. Michaux).

L'eruption chromatique prend valeur experimentale et expressionniste "elevant ainsi l'objet a la dimension de la chose" (J. Lacan). B-JIN sublime le corps en mouvement par un trait rapide, epure, leger. L'huile coule librement sur la toile "comme un fleuve" (B-JIN).

La serie "metamorphoses" nous entraine aux frontieres du figuratif et de l'abstraction. "Il ne faut pas de rupture" nous dit B-JIN. Il n'existe pas de sequences et sa recherche actuelle porte sur l'effet de la lumière sur la deformation du corps. Une "lumiere dans l'obscurite" nous dira Beckett. "Je parle avec ma toile" nous livre B-JIN. "Le pinceau est ma phrase", "les couleurs sont mes mots". "Je rentre dans un autre monde". C'est "un bonheur penible, car j'ai envie d'en jouir tout le temps. C'est sans fin. Ca n'arrete pas". Cette jouissance du travail sublimatoire, B-JIN en temoigne comme d'un "soleil noir" (G. de Nerval) ou l'opacite, le flou ne fascine que d'avoir su sortir le sujet d'un "vertigineux des?uvrement". C'est un "retour à une spontaneite" sans regles, un automatisme d'ignorance, un mouvement d'irresponsabilite, un jeu immoral" (Artaud).

Ce "JE", B-JIN s'y risque sans pouvoir abdiquer. Il existe comme une "reparation" dans cet ART de l'intime. Ce symptome a "valeur protectrice" atteignant l'autre dans un discours. Les benefices que tire B-JIN de cette impulsion creatrice ne se limitent pas a une quelconque reconnaissance sociale, ni a l'aspect lucratif qui en decoule. L'action de l'?uvre n'est pas si differente de l'ACTE analytique, changeant le sujet qui lui est destinataire et au-dela instaure une nouvelle production. B-JIN devient fils de son ?uvre. Au travers de cette "composition pressee", apparait une rigueur de travail ou s'exprime l'experience d'un "desir impossible" rejoignant "l'immediat comme presence infinie" dont parle Hegel.

"L'ART contemporain met en rapport le discours scientifique : l'humain n'est pas rendu compte" nous confie B-JIN. "Moi, je parle avec ma toile. C'est ma meilleure amie".


 

- 重新阅读

- 回到目录

报道与访谈

 

2008年法国OC-TV电视台节目访谈

金波

2008年法国“南方快报”采访报道

金波